我們生活的這個都市裡,有一群來自農村的特殊人群,他們終日在地下挖洞,為我們的都市建設默默貢獻著,有人形象地把他們比作穿行在現代都市地下的“穿山甲”。
  50歲的王群栓,老家在洛陽伊川縣高山鎮劉莊村,像他們村的其他男勞力一樣,10年前就帶著自己25歲的兒子王帥輝和25歲的侄子王彥輝及48歲的親戚老董一起從事頂管行業。9年來,他們跑遍了河南的所有城市。 鄭州晚報首席記者 徐富盈 實習生 趙龍翱 文/圖
  跪著幹活,膝蓋用護膝包著照樣磨出了老繭
  昨日早上5點,記者跟隨老王和他的團隊來到西三環上的施工現場。他們每個人的膝關節部都戴著自製的棉質護膝,老王說:“乾我們這行的都這樣,成天趴著幹活,兩個膝蓋即使用護膝包著,也照樣磨出了老繭……”
  到現場後,按照約定,老王和老董抓著繩子下到5米深的坑底。然後,老王拿著一把短把鐵鍬,老董拿著一把短把鎬頭,提著一根從洞口引進來的照明燈泡,爬進了直徑80釐米的水泥管里,爬到水泥管的盡頭,有10多米深。
  在燈泡的照亮下,老王趴著用鎬向前刨,老董將老王刨下的土一杴杴裝進身後的自製帶輪車內,裝滿後,再發信號給在洞口等候的兒子王帥輝,將運土拉車拽出洞外,掛到升降機上,由上面的侄子王彥輝將土吊到地面上倒掉,再將土框放回坑底,送入洞內……如此反覆。老王和老董都要這樣在洞內幹上一上午,下午由王帥輝和王彥輝兩兄弟換出,入洞乾一下午。
  “在裡面多是跪著幹活的,不這樣替換著乾,體力跟不上。”王帥輝說,有時洞太深,加上土堵洞口,空氣進出不暢,出現缺氧現象,要輪流下洞底去乾。
  在整個緊張、危險而又忙碌的下管過程中,4人言語不多,常常用一兩個字或是一個小小的手勢,就能將信息完整地表述給對方。
  洞里太熱,光著上身幹活被罵“沒教養”
  上午8點左右,老王和老董從洞內爬了出來,兩人全身沾滿了泥漿,“裡面太熱,都是汗,4個人一天能喝兩件礦泉水。”老王拿起礦泉水,仰頭就是一瓶,然後拽著繩子爬上地面。在老王剛剛站過的地方留下了兩個濕淋淋的腳印。
  “進裡邊幹活時,俺恨不得光腚,可又不能穿得很露,因為這是在城裡。”老王說,有一次,他在山東幹活,一個婦女站在上面看稀奇,“看我光著上身、只穿了一個褲頭爬出洞口,就說我‘沒教養’。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以後再熱也要穿衣服。”
  “家裡剛剛蓋了房子,再努努勁兒,乾一兩年就準備不幹了”
  3年前,老王的一名洛陽老鄉在頂管作業時遇到塌方,被埋到深7米的地下,挖了兩天才挖出來(本報曾連續報道)。
  老王說,由於終天在洞里幹活,危險隨時都會發生,乾他們這行的心裡都明白自己乾的是啥活,可每個人都不說,他們總是搶著上前,把危險留給自己,把安全留給對方。“上陣親兄弟,打虎父子兵”用在他們身上那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當問起每天可以挖多長的洞時,王帥輝說:“那要看土質如何,有時土質太硬,一天挖不了一米。不過各有各的好處,土質松好挖但不安全;土質硬,雖然難挖,但要安全些。”
  老董說,他們整個村的男人都是出來乾這個的,雖然危險、辛苦,但一年下來,一個人可以凈收入四五萬。“家裡剛剛蓋了房子,再努努勁兒,乾一兩年就準備不幹了。”
  線索提供 岳先生
  (稿費100元)
  (原標題:城市“穿山甲”)
創作者介紹

鐘點女傭

ow58owfc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