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插圖/許英劍
  非常評
  自稱“中國首善”的陳光標又有新動作了!當地時間25日,他在紐約中央公園,邀請約200名流浪漢吃了頓大餐,一些流浪漢還領到了300美元現金,引發質疑。有網民稱:難道非要不遠萬里到美國做慈善嗎?
  陳光標這個“光標”
  陳光標輿論運作的訣竅,一言以蔽之,就是“鬧劇”,這裡的鬧劇不是貶義詞,而是“熱熱鬧鬧的劇”的意思。陳光標喜歡熱鬧,而且他的事真的很熱鬧。
  陳光標越來越像一個“光標”,他移動到哪裡,註意力就跟蹤在哪裡。這不,他現在把動靜折騰到美國那裡了。
  陳光標是目前企業家中“最懂”媒體的一個。他除了搞不定美國的報紙,要在那裡登廣告,他在國內基本上不要登廣告了,他把自己變成媒體的“光標”。
  總結陳光標輿論運作的訣竅,一言以蔽之,就是“鬧劇”,這裡的鬧劇不是貶義詞,而是“熱熱鬧鬧的劇”的意思。陳光標喜歡熱鬧,而且他的事真的很熱鬧。具體分析下來,其“戰法”,頗有可圈可點之處。
  第一,堅持“主旋律”。陳光標的所作所為,都比較“主旋律”。由於立場不錯,或者說出發點不錯,他鬧出多大動靜,都不太會惹太大麻煩。
  第二,緊跟時事熱點。汶川地震,60臺大型設備千里救災;低碳環保,全家改名字;糧食問題,光盤行動……這不,中美關係成為新的熱點,陳光標這一段時間,一直在折騰美國。
  第三,出格但不出界。不出格鬧不出大新聞,但如果出界,就會把自己鬧完。陳光標很有分寸感,他行為粗魯,心中有數,所謂粗中有細。儘管有些人很不喜歡陳光標的行為方式,但據我不完全觀察,陳光標迄今為止的所作所為,錶面上還看不出傷害了什麼人,這是我基本肯定他的一點。
  第四,戲劇性,有爭議。緊跟熱點,還要自己成為熱點。陳光標出的牌,往往有戲劇衝突,而且常常帶來爭議。沒有爭議,就沒有註意。
  第五,講故事,有畫面。陳光標的行動,往往不是一個點,很討平面媒體的喜歡;而且有道具,出畫面,這是電視媒體、網路媒體的最愛。想一想,堆積如山的人民幣,3000多只豬的個人演唱會,還有讓美國流浪漢穿井岡山時期的服裝,多麼有畫面感啊!
  總之,主流的立場,不主流的方式,這是陳光標的制勝法寶。他的聰明在於,他總是能在主旋律的前提下,找到非主流的表達方式。否則,如果陳光標默默向非洲難民捐款,誰會大張旗鼓報道呢?他捐再多的錢,也沒有去美國熱鬧呀!
  我評價陳光標的一個重要尺度,那就是陳光標這個“首善”到底有沒有給人捐錢捐物?如果農民真的拿到了豬,流浪漢真的得到了錢,真的讓一部分人(哪怕是一個人)受益,僅就這一點來說,那就算得上是一個善舉。至於“火”了的陳光標,會不會玩出火來,那就要看他的智慧和造化了。
  □鄒振東(廈門衛視總監)
  慈善要建立在瞭解救助對象之上
  慈善公益項目的運作,不是給錢那麼簡單,表達愛心的時候,不要僅僅打開你的錢包,而是要去瞭解他們怎麼做,這樣的行動是不是真正能幫助到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慈善究竟該怎麼做?是一個開放性的話題,不同的人或慈善組織有不同的標準。一個社會經濟發展程度、社會治理結構、文化背景、價值觀念和處事辦法都會影響到“慈善應該怎麼做”。今天中國的慈善還停留在“愛心釋放”的階段,和其他國家的人與人之間出於自願的平等互助還有一些距離。
  對於陳光標紐約發錢,首先站出來質疑他的就是其合作的慈善機構紐約市救濟中心總裁梅斯。他馬上向陳光標強調“如果你要幫助無家可歸者,首先要知道他們為何無家可歸?導致無家可歸的原因是什麼?”梅斯的建議是:不要給錢,買三文治送到他們手上,因為你不知道他們怎麼花的,我告訴陳光標,也許你不是在幫他們,而是在害他們。
  從梅斯的談話中可看到,美國的慈善組織在設計慈善項目上,會給出相對專業的建議。而這些建議都是從社會問題出發,建立在對“救助對象”的深刻瞭解之上,他們不僅僅看到“貧困的問題”,他們也關心“人性的問題”,面對這些問題,不是放棄和埋怨,而是找出更具體的解決辦法。
  這樣的經驗告訴國內的一些慈善組織,在慈善公益項目的設計上,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也有很多功課要補。同樣,這也告訴國內的部分愛心人士,慈善公益項目的運作,不是給錢那麼簡單,表達愛心的時候,不要僅僅因為被救助對象被慈善組織描述得足夠“可憐”就打開你的錢包,而是要去瞭解他們怎麼做,這樣的行動是不是真正能幫助到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對於高調行善,陳光標在紐約誇下海口說:“他的千人宴是要”刺激華爾街的富豪,讓他們也能做一些善事。陳光標這樣的說法,在國內其實是被很多慈善公益圈人士所追捧的,他們用“弘揚正能量”來為高調行善做註腳,自然國內很多高調行善的人也在公益的過程中收穫頗多。
  在很多美國人看來:慈善可不是這麼做的。如果是真心做慈善,需要這麼張揚嗎?而陳光標所謂的 “刺激華爾街的富豪,讓他們也能做一些善事”,在他們看來更像“殺富濟貧”。很多美國人心中的慈善應該是發自內心的、富人通過勞動致富,怎麼花錢是他們自己的事情,是否做慈善,不能用輿論與道德進行綁架。所以,“大多數華爾街富人都比較低調,通常都是默默地幫助,不會告訴媒體。”
  從這樣的事件中,我們該反思:做慈善應如何從社會問題出去,分析問題形成的原因,去尋求更合理的解決方式,以及慈善公益組織在慈善公益項目中的作用與專業態度應是什麼。
  □才讓多吉(公益人士)  (原標題:陳光標一定要到紐約做慈善�
創作者介紹

鐘點女傭

ow58owfc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